岗坪切粉遇上了怀集“六十日”黄菜

时间:2017-06-09 14:48:49  来源:怀集文明网  责任编辑:黄淑贤

那年,阿汉和阿玉结为夫妻,成了甘洒镇钱村的一件稀奇事,可以算得上是钱村第一位“外来媳妇”。上早,幅员辽阔的怀集,交通尚是不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相距百数里的两个地方当婚男女结为夫妻,甚是少见。毕竟那个年代地域夸度过大的人们互相交往的机会并不多,再加上怀集的上坊和下坊各自都使用截然不同的方言,交流起来并非易事。怀集县西部平原岗坪镇睦渊村的阿玉嫁给了东部山区甘洒镇钱村的阿汉,确是件新鲜事。当年,村里人戏称他们共谐连理是岗坪切粉遇上了怀集“六十日”黄菜——好味且有嚼头!

岗坪镇是怀集的粮产区之一,睦渊村又是岗坪切粉的生产地之一,大多数农户都在自家开设手工制作岗坪切粉的小作坊,一是为了增加家庭经济收入,二是为了节庆、婚嫁时作“礼面”之用。

QQ截图20170608101042.jpg

甘洒镇是怀集“六十日”黄菜的主要产区,当地农民世代传承着腌制“六十日”黄菜的习俗,其出产的腌制品远近闻名,颇受食客青睐。

那一年,风调雨顺,岗坪切粉大量出产,甘洒的“六十日”黄菜也喜获丰收。一天,阿玉的母亲挑了一箩岗坪切粉到县城摆卖,恰遇见识甚广、基本能听懂上坊话的阿汉的大姨妈也在旁边摆卖“六十日”黄菜。摆卖期间,两人交谈甚欢。“哦,你家有位黄花闺女待嫁呀!这么巧,我二妹也有个适婚壮汉,正想觅良缘呢,不如让我来‘煽葵扇’(做媒人),撮合这桩姻缘,好不好?”阿汉的大姨妈喜上眉梢,向阿玉母亲征求意见道。

QQ截图20170608101945.jpg

“好啊!既然她们俩年龄相近,身材般配,门当户对,就这么定吧。”阿玉母亲爽快地回应。

没过多久,在大姨妈的努力下,阿汉终于抱得美人归。结婚时,阿玉从娘家带回了许多切粉。有一天,阿玉早早起来煮早餐,拿出切粉浸泡后,发现厨房里没有蔬菜,便问家婆道:“婆婆,昨天没有摘蔬菜回来吗?”

“干嘛?”家婆反问道。

“我想煮早餐呢!”

“你先煲粥,然后从菜墖里拿一扎‘六十日’黄菜切碎炒了就是啦。”

“我是想用切粉做主食,蔬菜作配菜呀。”

“我们没有这样的习惯啊。”

阿汉的母亲听了媳妇的话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嘴里嘟囔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入乡随俗嘛!岂有岂里,哪能让你作主呢?饮食习惯不能随意改啊!”

“炒酸菜(‘六十日’黄菜)送粥吃就是啦。”家婆有点晦气地对刚过门没几天的媳妇说。

媳妇不太理解婆婆的心思,继续和婆婆理论着。

“婆婆呀,吃粥不耐饱啊,吃切粉才耐饱呢!”

岗坪切粉2_副本.jpg

“切粉切粉,煮就煮吧,没有新鲜蔬菜,就放些酸菜一起煮吧。”阿汉的母亲唠唠叨叨,不耐烦地回应。

阿玉只好按照婆婆的意思把切粉和“六十日”黄菜一起煮了。

阿玉勤快地为家人盛好早餐,静静地坐在八仙桌旁等待全家人一起分享她和家婆共同的“新创意”。

“咦,切粉够爽滑,酸菜变得更甘了,凑合起来的味道真的不错啊!”阿汉的妹妹吧唧吧唧着嘴巴说,津津有味地品尝着这顿美味的早餐。

“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煮切粉呢?以前我在娘家一般都是以蔬菜、肉丝作拌的。”阿玉小声地向家人讲述道。

“这样搭配确实好味,你家制作的切粉也确实不错。”阿汉的母亲脸露微笑赞许道。

这个早晨,太阳出来得早,把那笼罩在屋顶的雾气给早早的驱散了。也就是在这个早晨,阿汉一家人在共享着早餐,吸溜声、咀嚼声在阿汉家的饭桌四周此起彼伏,阿玉和家婆、小姑、丈夫边品尝美味早餐边欢快地交谈着,整个客厅都弥漫着和睦的气息。

怀集上坊平原区和下坊山区除了日常交流的方言有明显的区别外,两个地方的饮食习惯确实也不尽相同,主要是源自于各地的物产多寡而有别。下坊的山区山多田少,水稻种植的较少,蔬菜的种植也不多,腌制蔬菜储存时间较长,因此,农家都习惯了白天吃粥,配以腌制的“六十日”黄菜等酸菜餸之,晚上吃饭,以新鲜蔬菜、肉类当餸的风俗。而上坊平原区田多山少,稻米和新鲜蔬菜出产颇丰,农家都以吃切粉等米制品和饭食为主。

T1swD9XghbXXXCOZfb_093308.jpg_310x310_副本_副本.jpg

有一次,阿玉回娘家,阿汉的母亲特地装了一袋子“六十日”黄菜让阿玉带回娘家,阿玉的娘家也是“礼尚往来”,常让阿玉把自家制作的岗坪切粉带回婆家。从此以后,阿玉娘家的人也习惯了将切粉和“六十日”黄菜一起混合的又一种烹煮方式。

或许,就是从阿玉嫁到甘洒以后,岗坪切粉就“遇上”了怀集“六十日”黄菜,成为了一道颇受人们青睐的地道美食。(高健)